邀特朗普看相撲,現場反復播音:“今日不許扔

2019-05-27 11:29 | 達峰網

天天炫斗抢资格 www.nigii.icu 5月27日是美國總統唐納德·特朗普到訪日本的第三天。

特朗普上午將和天皇夫婦見面,之后是日美首腦會談,下午的活動主要是與被朝鮮綁架的日本人家庭成員的會面,再以后便是日美首腦共同會見記者。日程安排并不緊張,像5月26日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打高爾夫球、看大相撲比賽,然后去吃飯一樣,很輕松。

當地時間26日下午6點多,特朗普看完相撲比賽后,抵達了東京六本木的爐端燒店,在總統專用包廂內與安倍舉行非正式晚宴。(圖/IC photo)

人們能夠預見的是,日美首腦會談不會在貿易方面出現某些突破。安倍首相緊接著要在7月迎來參議院的選舉,此時如果對美國過于退讓,參議院選舉便會受到影響,但對美又不得不妥協,這個妥協需要延后兩個月。特朗普總統也心知肚明,他同意在日本參議院選舉之后談貿易,對日本汽車加征關稅問題更會推到11月以后再談。

安倍特別重視和朝鮮的關系,最近已經調整了對朝鮮不斷施壓的做法,似乎開始以日朝首腦會談作為重要突破點。這大概可以看作是施壓政策的失敗。美國對朝鮮的核武器、導彈問題的態度向來和日本不一樣,朝鮮往日本海發幾顆導彈,在特朗普看來和小孩用彈弓子往日本海彈出幾塊石頭差不多,根本不介意。所以日本的減壓與美國不在乎朝鮮放導彈,讓日美兩國在朝鮮問題上也沒有什么要說的話,更沒有什么要辦的事。

27日晚上是天皇為特朗普總統準備的宮中晚宴。參加完這個晚宴后,28日,特朗普就回美國了。輕松、愉快的訪日,談不上有什么成果。以國賓的身份訪日,卻連個共同聲明也簽不成,這對喜歡交易、好大喜功的特朗普來說,有些讓人感到意外。

邀請特朗普訪日,對安倍來說則是意義重大。日本坊間傳說,5月訪日后,6月特朗普可能就不來參加G20了,但安倍通過盛情款待特朗普,大致知道他一個月后會再來日本,而且基本不會在峰會上鬧事。通過這次邀請,安倍心里在特朗普問題上多少有了一些慰藉。

美日對待來訪者冰火兩重天

為了特朗普總統訪日一事,安倍首相4月底特意去了一趟美國。人們從首相官邸公布的照片上看,在特朗普夫婦迎接安倍夫婦到訪的時候,安倍夫婦被放在了紅地毯的外面。特朗普夫婦在圖片中占據了三分之二的位置,安倍夫婦勉強得到了三分之一的面積。

圖片來源:日本首相官邸主頁

我們不知道日本首相官邸公布這樣的圖片是從何考慮的。以安倍熟悉外交、做事謹慎的風格看,美國的做法算不上是對安倍夫婦的尊敬。美國對安倍的到訪并沒有熱情接待,如果看一下安倍到訪當天去機場迎接的禮賓情況的話,更會覺得前來接機的美國官員名不見經傳,地位僅僅是個司局級人員,似乎把安倍作為美國的一位部級官員對待了。

但特朗普訪日的時候,安倍對老特真的不薄。26日先邀特朗普去打了一場高爾夫,之后在下午去看大相撲比賽的時候,安倍做了精心的安排。

人們都知道特朗普酷愛拳打腳踢的比賽,大相撲不像拳擊那么長時間在場上一輪一輪地殘酷搏擊,幾十秒的推拉,就能讓對手瞬間被推出場子(日語中將相撲場子稱為“土俵”)之外,或者當即倒地。近距離觀看更能感受魅力。

本來天皇等觀看大相撲的時候是有特定包間的,其安保也非常嚴密。但特朗普來了,總不能坐在遠遠的包間里,拿著望遠鏡看大相撲。安倍特意在土俵近處的席位中,劃出一片區域,安裝了四個沙發。沙發周邊有充分的空間,讓身穿西服的警衛隊組成人墻,將四個沙發緊緊包圍起來。在西服衛隊的周邊,布下近百名便衣警察,他們眼睛不是盯著土俵看比賽,而是緊緊地看著周邊的觀眾。

資料圖來源:IC photo

日本的習慣是,如果自己喜歡的相撲運動員忽然失手,敗在他人手下,觀眾會立即拿館內的坐墊投向土俵,以示不滿。26日這天,場里反復播音:“今天不允許扔坐墊!”生怕觀眾將坐墊扔到特朗普頭上。

大相撲還有一點與拳擊等不一樣。

比如不是日本的內閣大臣,非相撲運動員是不能上土俵的;設立了某個項目的獎杯,頒獎人如果不是日本人的話,也基本上沒有資格上土俵(熱愛日本文化的法國希拉克總統曾經設立過“法蘭斯杯”,但他就沒有資格登上土俵,向大相撲運動員頒獎)。

但特朗普就不一樣了。他為大相撲設立了“特朗普杯”。比賽一結束,特朗普穿著黑色的拖鞋就登上了土俵(上土俵的人是不得穿鞋、穿襪子的,特朗普嚴重違規了),一只手將獎狀交給了相撲運動員朝乃山(日本的禮儀是雙手),接著將特朗普杯也交給了他。

特朗普的英語雖然簡單流暢,但大多數來看比賽的日本觀眾依舊聽不懂;他念獎狀內容的時候,只有談到“令和”這個詞,全場的人都聽懂了,歡呼聲“喔”在場內回蕩了起來。

看完大相撲,安倍陪著去吃烤肉——當然要烤來自美國的牛肉,這樣才能顯示出對遠方來客的最大誠意。

一邊是不讓上紅地毯,另一邊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盛情款待,為何美日兩國會如此不同?其實特朗普內心對安倍很不滿意。

在特朗普力主單邊交易的時候,安倍在強調多邊體制。對于TPP(“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”),美國已經退群,而安倍強拉著其他10國,組成了CPTPP(“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”),并于2018年12月31日生效。日本公開與美國唱反調。

CPTPP的事特朗普還沒有和安倍算清楚賬,2019年2月1日,日本與歐盟的“經濟伙伴關系協定”(EPA)也開始生效,給了特朗普一記響亮的耳光。

特朗普心里自然不愉快,安倍對老特面從腹背,見到真人時就需要更加熱情體貼。

幾無懸念的27日談判

27日,特朗普在見過天皇后,便會進入到和安倍的首腦會談中。從目前已經傳出的內容看,這次談判并無太多的懸念。

4月安倍訪美后,特朗普在一次集會上說,安倍已經答應豐田等日本企業在美國投資400億美元,其表示已經拿到了一份很大的見面禮。

至于CPTPP及EPA,特朗普的意思是盡管我不參加,但有權享受相關的待遇。比如,美國希望拿到和CPTPP參加國加拿大、澳大利亞及歐盟一樣的農產品關稅稅率。參加國的福利,美國是必須要獲得的——美國在這個時候要求的是“公正”與“平等”。

美國已經對日本產的鋼鐵及鋁制品課25%的關稅,現在又以“威脅美國國家安全”為理由,要對日本汽車征稅,稅率要大大超過WTO(世界貿易組織)規定的稅率。這些顯然違背了“公正”與“平等”原則,但日本似乎也沒有太好的對策。

佳能國際戰略研究所通常只發表擁護美國利益的相關文章,但5月1日,該研究所的研究主干山下一仁在《論座》網上發文說:日美談判“對美國來說是贏,對日本則是輸。”

但是,美國也不是完全不領情。在安倍反復背叛特朗普的時候,特朗普也答應和日本的農產品談判推到7月日本參議院選舉之后再下結論,而對日本汽車的征稅,也推延了半年。

在日美談判前,日本輿論給安倍布置了一些作業。比如日本輿論認為,2018年9月日美首腦會談時,已經達成協議,“不采取違反共同聲明精神的行動”,安倍應該向特朗普說明:對汽車追加關稅違反了兩國的聲明;鋼鐵等產品當然不屬于“安全保障”方面的產品,不應該追加關稅;日本作為“自由貿易”的旗手,應該采取毅然決然的態度,奉勸特朗普不得“暴走”(胡來)。

熱門文章
圖文推薦
最新推薦
編輯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| xml地圖 | 達峰網移動端
鄭重聲明: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,如有侵權,麻煩通知刪除,謝謝!
天天炫斗抢资格